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流落民间已成事实
发表时间:2019-04-09 09:14:29 发布者:云网集团 阅读:406

导读:据有关报道显示,中国走私流向海外的文物,每年高达至少几万件以上。追究导致其文物外流的根源,由于文博界的政策不力,对本土之珍的文物如弃儿般地不与认可,当这些文物在中国无容身之地时,也就完全失去了文物价值的体现,这就导致众多的文物持有者不得不“割肉”贱卖而转让。对于那些走私违法之事即与“原藏者”毫无干系,这样就给那些违法走私者提供了大量的文物货源,迫使国内大量较为珍贵的文物,源远不断地被“扫出国门”而流向海外。以上所论事实,充分体现出中国文博保护政策的缺失和文博专家不专不力,国人只有无奈而为之叹惜。——鉴宝天下


图片源自网络

当今,文博专家在鉴定文物时,通常除了易见的普品之外,对一些稀罕的珍贵文物不认可。原因就是鉴定专家没见到过,认为历史上没有这种东西,或认为这样的东西不可能在民间等等,而且,这种不负责任的“鉴定方法”成了专家们较为默契的“通病”或“潜规则”。

归纳起来有十种“不认可”:

1、国家博物馆藏品中从没有的;

2、官方考古机构从未发现过的;

3、陶瓷历史文献里没有记载;

4、权威鉴定机构无法认知不了的,不认可;

5、文献虽有记载,但叙述不详的(如柴窑);

6、权威出版物里已“拍板”或“断定”没有的;

7、是被当今专家名人或学者,认为古代没有的工艺;

8、与官方藏品在,色彩、纹饰、胎釉略同但有小异,把握不了的;

9、有部分资深藏家研究论证确是“到代”的文物,与权威专家“观点”相悖的;

10、凡不是“考古界和学院派”研究的成果和业绩,民间学者有重大发现的研究成果;

但是,藏界早有共识,我国的古瓷的确有特殊罕见的、或者压根儿就有前所未见的珍品存世,这是不可否认而客观存在的事实。

有些专家太低估了文物在民间的存世量,各时期各朝代的文物都千模万样,谁都不可能尽收眼底一览无遗。中华五千年光辉的历史,祖先创造并遗世了许多未知的东西很多。因此,不得不承认现在有些才出现的,或留传有绪至今的一些稀少罕见的老物件,各大博物馆不一定都有。所以,一旦某些特殊极罕的文物面世,有的专家学者今生也从没见过,更谈不上对某种文物的研究考证了。况且,即便是国家顶级的专家也必须承认,客观事物的认识是无限的,而个人的认识是有限的,专家也成在某些盲区。因此,博物馆以及书藉史料中,也就无法查找根本就不存在的所谓参照资料和数据。

终于承认大量文物在民间


图片源自网络

近日,国家文物局刘玉珠局长在党中央理论刊物《求是》杂志上发表署名文章, 贯彻习“努力探索符合国情的文物保护利用之路” 指示精神, 提出了-系列坚定中华文化自信、保护中华文物、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全局性思路、方针、政策、举措、方法和要求及改革方向, 民藏界普遍称道。人民的行政机关开始回归人民性质, 开始实事求是讲符合国情的话, 开始正视文博两张皮的现状。

文章涉及方方面面, 民间特别关心刘局长对民藏的表述,从去年公布的《文物保护法》修改稿把“民间收藏文物”概念及一章都去掉, 今年4月全国文物工作会议还只字未提民间文物, 到今天刘局长代表国家文物局终于公开承认“还有大量的文物被民间收藏, 它们也是我国文物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重大的政策信号、重要的国情定位, 是执政者对攸关民族文化遗产前途的重要立场转变。 这一转变是李总理对文物保护工作直接指示批示的结果,是亿万人民长期强烈呼吁的结果,是广大人民与国内外利益集团长期不懈斗争的结果,是广大藏家与伪学伪专家长期说理论战扭转舆论歪风的结果,实质是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的必然结果。

中华文物包含国有文物和民间文物两大部分


中华文物包含国有文物和民间文物两大部分已从认识上得以统一, 这是制定政策措施的前提和基础

刘玉珠局长在文章中介绍全国有博物馆、纪念馆4692家, 其中国有博物馆3582家, 非国有博物馆1110家。国有文物藏品近5000万件(套) 。另外, 还有大量的文物被民间收藏, 它们也是我国文物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一表述说明: 

1、 民间文物已被专业行政部门承认, 它的合法性至少在认识上得到统一;

2、 使用“大量”这个量词, 是紧跟在近5000万件(套) 后面说的, 这个“大量”的前提是前述数据, 说明管理者也承认民藏海量, 可能绝不逊色于国藏,现在因未开展全国民藏普查, 数据未果, 如真调查, 极有可能“国藏是湖,民藏是海”;

3、 文中使用“另外”一词, 是中文语法中整体中一部分的习惯用语,说明刘局长已把民藏纳入管理思考范围, 不再是后娘养的私生子,可以不管不问;

4、 文中使用“被”一字, 一是说出了事实,民间文物来源复杂多种, 二是民间文物流动性很大,而且继续在流, 三是预示着民间文物的暂时性阶段性现状, 为什么不可以再流进国有馆藏呢?

5、 “它们也是我国文物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 的表述, 是非常明确的民间文物的定性用语。一是说明它与国有文物具有同等法律地位的民族文化遗产, 二是它也纳入了国家文物资源库范畴, 三是它同样是文化自信、增强民族凝聚力、实施“中华文化走出去” 战略的重要文物资源, 是国家文物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

由此可见,我们只有对暂存民间的大量的民间文物的定性、规模、功能、作用及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关系有充分、理性、务实、科学的认识, 才能有符合国情符合民意符合实际的方针政策法律法规及具体的正确的举措和实际改革动作, 才能实现习提出的“努力走出一条符合国情的文物保护利用之路” 。

人民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

近几十年文博曲折发展历史告诉我们,人民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这是执政者政策抉择的首要。

为什么说国家文物局对中国文物现状的表态是重大的政策信号和重要立场转变呢?不要小看一句话, 有时执政党的一个重要判断, 可以影响一个领域的政策选择和政策走向。如抗日战争初期的共产党政策由反蒋抗日到逼蒋抗日, 蒋介石由反共的“攘外必先安内” 政策转向“联共抗日”, 就是一句话。再如实行了30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到现在全面放开二胎政策, 还是一句话。现在讲“大量的文物被民间收藏, 它们也是我国文物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 就是从政府管理层面已结束了造成长期来中国文博之乱不实之词的判断。

曾几何时, 一批爱国收藏家为支援灾区建设,66位藏家参与“国宝献汶川”活动, 结果被媒体舆论诬陷成用赝品献爱心, 冤不冤?

曾记否, 一个大队书记苦心经营几十年, 把一个贫困村建设成为全国有名的富裕村, 并搞了文化建设项目, 建了几千平方米的博物馆收集藏品4万余件, 可被不孝子孙及媒体舆论诬陷, 又被职能部门查封, 致使馆长被活活气死, 冤不冤?

全国观众不会忘记王刚在电视台砸宝达七年之久, 当事人告他毁宝侵权, 可我们的法官说你们事先有约(言下之意砸了活该), 你说冤不冤?还有浙师大事件北师大事件等等多了去了。


图片源自网络

近几十年来, 文博舆论基本上是在内外利益集团黑恶势力相互勾结控制纵容操作下, 一场反人民反中华传统文化反社会良知的颠倒是非的丑陋表演占领了共和国的文化收藏舆论阵地。什么“民间收藏95%以上是赝品”,“95%以上的人收藏了95%的赝品”,“某某东西全世界只有几件”,“现在高科技什么都能仿”,“全国有十大造假基地”,“国宝你怎么会有”,“有人收了一屋子赝品”,“如果是真的你们个个是亿万富翁, 可能吗?” 等等舆论铺天盖地, 让有定力的收藏家感到呼吸止息, 定力不够的收藏爱好者纷纷离开收藏队伍。这就是曾经的中国文博现状。

收藏家“不看广告看疗效”

国家文物局表态部署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行动。

刘玉珠局长在文中讲了认识、定位, 也讲了政策、措施、做法,总体进步很大,但总体还是针对体制内说的, 对体制外特别是针对民间收藏涉及不多, 只讲一句, 如“重视民藏文物的保护与展示” 。作为一篇贯彻中央精神的全局性告示文章, 根据全国文物实情, 民间收藏文物至少占总量的半边天, 就这么一句话力度实在不够。如矛盾突出的文物艺术品市场整顿、专业人员管理、媒体舆论宣传及依法治理等问题尚未提及。

笔者以下再重复一些广大人民群众关心的切身利益问题:

1、急盼把国有文物和民间文物纳入国家文物保护一体化谋划思考部署范围, 不让老祖宗掉泪;

2、重构中华文物保护的理念、舆论、格局、管理、评价、学术、价值(价格) 认同体系及流通体系, 还原历史本来面目;

3、整肃队伍、清理蛀虫,铲除利益集团代理人, 尽早还原中国文博领域朗朗乾坤;

4、站在人民立场上尽早出台相关法律法规, 依法治理乱象;

5、共和国人民是国家的主人, 应正本清源, 还给人民的文物享用权、购买权、交流权、展示权、宣传权、捐赠权、继承权, 设置限制范围于法(根本大法) 无据;

6、人民政府为人民, 坚决查处和杜绝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现象, 回归政府机关真正是代表人民的属性;

7、绝不允许在媒体上再出现对保护文物者进行造谣诬蔑中伤和诋毁文物的言论,对在自媒体上捣乱者监管部门也要负检查处罚责任。

总之, 以上是抛砖引玉, 国家文物局刘局长表态部署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行动,收藏家说“不看广告看疗效” ,人民群众更看重的是治理中国文博之乱的实际成效。

由于当今中国大陆,文博体制和机制的种种弊端,文物交易的种种限制,古玩交易的市场法则的幼稚不成熟,乃至转型期间社会和商业诚信的普遍缺乏,等等,大量民间收藏者普遍遇到了藏品流通交易的巨大困难。只进不出,成了制约很多藏家的一道巨高的门槛,也是很多民间收藏者最为头疼的事情。不少人眼见藏品日丰,而囊中却日见羞涩,成为富藏穷家,然,解决办法不多,渠道极其狭窄。

这种情势,导致一些藏家愤愤然,心慌慌,可以理解。但是,时下这种中国特色的文物收藏的乱象和窘境,又因为转型期间不可避免的种种体制的、道德的、法制的缺失和不健全,而不可能在短期得到扭转。

换句话说,当前之现状,是我们这个社会转型时期的必然,身处这个历史时期的藏家,便只能承担这个时期必然产生出来的种种困惑、无奈,甚至是疼痛。


图片源自网络

君不见,近年辽金钱币泉涌而出,全国专家藏众至今认者不多;宋元明清之各种精瓷名品,多被冠以赝仿;稍有名气的几家大拍卖行,非圈内人的藏品,再好也会被拒之门外;真精品只有先鉴成伪,批伪衣后再想法出国,才能摇身再变回精真。诸如此类,一言以蔽之,历代文物精品只要是民间藏家所藏,获承认者少之又少。所剩仅有恶意炒作和心存不善而导致的所谓2.8亿成化鸡缸杯,只要买回大陆便成孤品。

大量事实无需赘举,大陆民间藏家当前陷入了空前窘境,乃不争之事实。对此,愚见以为,这怨不得天,也怪不得地。此乃时代之特色,绝大多数人皆躲之不过矣(极少数权贵和掌握交易平台的利益圈子除外)。

故而,更多的藏家便需要直面时代,承认现实。人们可以呐喊,可以呼吁,然却不可以从根本上短期实现转变。

 尽管如此,当然非坐以待毙。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好在文物收藏本身之“藏—长”了得,暂无出路,则以长藏为要,藏起来,长时间,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待社会转型阵痛过去,诸种弊端革除,道德良心回归,鉴定手段科学水平提高,那么只要是真东西,则绝无永远被压于大山下之理。


图片源自网络

君不见,那元青花曾经被认定晚晴民国仿,直至上个世纪50年代,美国学者波普才最早认定了元青花的存在,元青花始有出头,尽管今天民藏元青花仍然得不到广泛承认。

君不见,那许多珍罕古泉一出现,除藏家外,皆不承认,逐渐历经十年、二十年时间磨砺始得认可入谱。

如此这般,事例实在太多,都表明民间文物收藏有其特殊性,因为其没有官方出处记载,与官方考古发现文物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认定之路。换言之,民间的精珍藏品大多要经历一番时间的考验和磨砺后,才能逐步得到广泛承认。

我们需要清醒的认识到民间收藏价值体现所具有的“长期性”。这是民间收藏最为特殊的一点。如此,只要是真正喜爱收藏,真正喜欢古代文化艺术,那么一旦进入这个领域,就需要树立长远观念,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辈子没出路,就给孩子孙子了,因为,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否则,便应该退出这一领域。